您現在所在位置:
關于提升我國重要產品質量的淺見
發布日期:2010/11/12 15:28:53  來源:科學時報  

    筆者讀2010年戴旭題為《未來20年,中國面臨大考驗》的文章深有感觸。文中說:“我們目前所有主力戰斗機的發動機全是人家的,殲-10用的是俄羅斯的發動機,飛豹是英國的發動機,預警機EL76是人家的原機,我們很多大型軍艦用的也是人家的發動機,你連個發動機都造不出來……”

  實際上,許多重要產品中國都可以設計、制造。關鍵問題是,我國許多重要產品的質量與西方國家產品的質量有較大差距,致使不少國內重要單位都不愿用國產產品。

  我國許多領域的產品質量是個老問題。

  如戴旭提到的戰斗機,據說若干年以前我國經過長期努力,終于完成了某戰斗機的研制(仿制)、生產任務。媒體進行了采訪報道,大家都很高興。該飛機賣到某友好國家,飛慣了美國飛機的駕駛員認為中國飛機性能不好。該國用高薪聘請某國工程師和技術工人,把中國飛機拆開來,重新裝配。一飛,性能大大改善。

  在這個具體產品的事例上,有關零部件材料我們可以精密分析、細心制造,也許還是表面處理、公差配合和具體組裝調試的問題。這方面我們的問題較多。如目前國產盾構設備軸承的壽命就大大短于西方國家同類產品(據說僅僅為德國的1/5),估計也是這個原因。

  航空航天等領域不說了,就是醫院,哪家三甲醫院不是以擁有最先進的西方儀器設備而自豪。

  關于我國一些重要產品的質量不高這一問題見仁見智。這里談一些個人的觀點和建議。

  我國處在發展之中,一些重要產品的質量不如西方國家,似乎可以理解。但具體到每一個產品,負責其科研、生產的團隊都這樣來為自己的產品質量問題進行解釋,就太缺乏責任感和太缺乏努力追趕世界先進水平的精神了。

  談到產品,目前絕大多數重要實用產品的發明者都不是中國人,產品最高質量的擁有者也不是中國單位。我們不是在開拓新的領域,而是在購買和使用西方國家產品之后,在一些產品的研制、生產方面努力追趕。

  我國有關領導部門抓過質量問題,一些單位狀況有所改善,一些單位則流于形式。

  開始,有些項目的質量問題說是國產原材料不好,從國外購回原材料后,情況有所改善,但仍然進步不大。

  因此,需要深入探討這一問題。

  西方國家對科研、生產的整體問題有一個全面考慮。研制、生產產品的目的就是使之能夠實用(和得到經濟利益)。因此,他們對其產品是否滿足實際應用的要求頗為重視,即重視他們產品在用戶那里的“信譽”。

  西方國家的公司知道,研制、生產周期短,生產成品率高,產品性能一致性高,意味著負責科研、生產的團隊的水平高、產品的質量高。比如一個產品在生產中有90%的成品率,成品的可靠性(壽命)就值得信賴。他們并不津津樂道于大批量中僅僅出現的一個“碩果”,他們追求的是大批量的“碩果”。

  我國在科研方面是不惜投入巨資的。一些項目失敗了,一些項目投入實用了。也有一些項目因為一些高指標而獲得較高的獎項,可是并沒有實際應用,只是一個展品。對于那些高指標在實際應用中的“表現”沒有半點數據,至為可惜。實際上,片面追求產品在某些指標上趕超的思維妨礙了我們在科研生產方面的總體趕超速度。

  此外,國內一些課題的工作模式是“以數量求質量”,對根本問題不甚了了。幾年前有一個例子,某單位的一個課題在某個指標上達到了很高水平。此后,媒體報道、領導表揚,課題負責人職稱提升。然而,之后這個課題再做就做不出來了。

  國內一些科研經費在審批時,對申請單位過去產品在實用方面的業績并不“較真”。

  許多單位瞄準“世界水平”獲得資助,研制出來的產品并不能供實際實用。但這樣的單位之后再獲得經費也并不困難。申請表中那些有關實際應用的條目并不是當真的。

  這表明,實際上國內一些部門并不鼓勵去解決那些有關質量的實際問題。

  我國一些單位長期不追求“縮短研制、生產周期,提高生產成品率,提高產品性能一致性”。到關鍵時候,我們的一些重要課題就顯得缺乏實際經驗和理論認識的積累。

  舉一個例子,某年,某型號產品要求很高的性能一致性,這在我國是首次。上世紀80年代,某國就達到了90%的性能一致性成品率。為實現這一目標,推測他們花了不到10年的時間。我們在滯后西方多年以后,花了十余年時間攻關,在2006年前后達到了約30%的性能一致性成品率。可是由于時間花費太多,產品已經到必須更新換代的時候了。也許我們可以認為,在這個題目上我國與西方國家的差距拉大了。如果一開始就在有關領域注意所有型號產品的“性能一致性”問題,哪怕一些型號沒有“性能一致性”的要求,也要提出檢測和分析(其實在西方國家,他們普通產品的性能一致性都很好),這個課題就不會經歷長期努力、剛有一點進步就被“更新換代”了。

  歸根結底,要追求實際產品在用戶那里的“信譽”,不僅要追求一些“漂亮”的指標,還必須追求應用中的優良性能。為提高追趕速度,應該虛心下來做一些“笨工作”,去追求縮短科研周期、減少廢品率、提高可靠性(壽命)和產品性能一致性,因為這將涉及對許多問題(包括一些高指標)的認識和解決。

  為實現上面提到的追求,應該進行認真的廢品分析。對所有的廢品進行收集和分析是一個麻煩而令人討厭的工作。可是對廢品的認真分析,將會發現設計、材料、機械加工、工藝和調配方面的具體問題。這些問題認識清楚、解決了,產品的質量問題就迎刃而解了。一個愿意關心實際問題的科研、生產領導者,經過努力,將會對日常工作中遇到的各種具體的廢品問題迅速給出正確的分析并提出解決方案;對于一時分析和解決不了的廢品問題,他一定不會放棄,通過思考和請教別人而求得解答。廣大科研、生產工作人員歡迎這樣的技術負責人。

  在這些方面達到一定的水平之后,我國的科研、生產(含工藝)隊伍會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我國的科研周期將縮短、廢品率將減少、產品的可靠性(壽命)和性能一致性將提高。

  想必到那時,諸如國產飛機發動機的質量問題早都已經解決了。 (作者系中國科學院電子學研究所研究員)


31选7中奖新规则及奖金